江笙离

咸鱼一条,混吃等死

这里诗漓/若安/離舟

文渣,画渣

杂食
阿青/杰西/太宰是世界瑰宝

【王喻】折子戏·上

民国背景

少帅王x戏子喻

BE慎

文笔渣见笑

寒更雨歇,葬花天气。
深秋,细雨初歇,寒意正浓。
喻文州收起手中的伞坐上一辆黄包车时,脑子里突然冒出纳兰容若这句词来。
只不过他不是想起亡妻,而是去探望一个故人,一个再也不能听他唱戏的故人。
“公子去哪?”
“城西墓园。”
黄包车夫识趣地没有多问,抬起车就向城西跑去。
冷风灌进,喻文州裹紧了身上的大衣,垂眸不语。

黄包车在墓园入口停了下来。墓园很静,静的让人忍不住悲伤。
喻文州下了车,付了车钱。黄包车夫道了声谢,便又拉起车。喻文州静静地看着黄包车一点点远去,直至不见。
雨,又下了起来。
喻文州重新撑起伞,走进了墓园。
不过多时,喻文州便找到了。他停在一处墓碑前,蹲下身,用手慢慢抚着墓碑上那几个大字。
喻文州很久都没有发出声响,只是一遍遍用手抚摸着墓碑。
“我来看你了,”喻文州终于开了口,声音有些哽咽,他试图微笑,却感觉到眼泪不停的顺着脸滑下,“知道你不喜欢喝酒,我也就没有带,我来陪你说说话,免得你一个人孤单……可惜我还不能来陪你,岚溪还需要我扛着,你会等我吧,杰西……”
雨越来越大,寒意渐浓,仿佛可以一直冷到人心里。

岚溪新的台柱子喻老板唱戏可是一绝,这是王杰希的朋友告诉他的。
王杰希刚从美国留学回来,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戏迷,听了这话,王杰希打算今晚去听听看。
至于票,轮不到他这个少帅担心。
是夜,岚溪阁内灯火通明,热闹非凡。看戏的人都早早地入了场,捧着一杯热茶和周围的人唠嗑。
二楼的雅间也早早备好了茶水点心,王杰希靠在铺了软垫的椅子上,眼睛一直看着戏台。岚溪的老板脸上带笑,立在一旁。

喻文州端坐在镜前,仔细勾画着眼妆。戏装花影重叠,珠翠罗裳相互交映,衬得镜中那张本就俊秀无双的脸更加让人移不开眼。
黄少天就看得有些呆了,但不一会就回过神来,上前对喻文州絮絮叨叨地叮嘱着。
“没事的,少天,”喻文州微笑,“我不紧张。”
“可是我紧张啊,如果……”
喻文州抬手,抚平黄少天紧皱的眉心,声音像是有魔力般,无端地让人心安,“相信我,少天。”
语罢,喻文州转身,从容地上了台。
戏,要开场了。

先放一段,后续等我写完了发嗯,先糖后刀才好吃【闭嘴吧你】

评论

热度(11)